9号彩票注册

北斗星小说网 > 夫妻无间道 > 第108章争辩

《夫妻无间道》 第108章争辩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郭浩东被陈兰兰的表态震惊了,顿时诧异道:“兰兰,你为什么这样激动?我明天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呀。”

    陈兰兰充满哀怨的语气:“唉,你可以不把我爸妈的事情放在最主要的位置,但我这个做女儿的不能预感到他们的情况不妙,而无动于衷吧?我的内心如焚,哪里还能等你先忙完自己的事情呢?我为了不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决定放弃学业,立即回国。”

    郭浩东眼神中露出一丝苦笑:“兰兰,你这是何苦呢?”

    陈兰兰黯然的语气:“我如果不在自己爸妈最危急的时候出现,那岂不被自己的乡亲们说三道四吗?他们二老不管怎么样,毕竟养育了我。我不能不报恩呀。”

    郭浩东依旧不解:“兰兰,你不就是做个梦吗?何苦让自己如此的紧张?你可以给李顺喜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嘛。再说了,假如你家生什么情况,李顺喜会主动联系你的。”

    陈兰兰一惊,倒没有考虑到李顺喜这个环节。

    她迟疑一下,然后讲道:“我不能给李顺喜打电话,不想因为他照顾了我的爸妈,而认可他就是我的未婚夫。所以,当我预感爸妈情况不妙时,就先打给自己最亲近的人。而我家无论生怎么的情况,作为追求我的李顺喜也不可能把真实情况告诉我。他要向村邻们表示——我家的一切灾难都是他一个人来扛,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业,他善意隐瞒了我家的不幸。这无疑把我逼到了非嫁他不可的局面。否则,我会被人家称谓‘女陈世美’的。”

    陈兰兰一番凄切地表示,顿时让郭浩东内心掀起了一番惊涛骇浪。他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去陈兰兰家里时,遭遇到那个‘糟老头子’的一番言论。

    他暗自埋怨自己自私,人家居然把自己视作最亲近的人,请求自己在第一时间去探望她父母的情况。而自己到底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拒绝人家呢?

    他这时终于动情地表示:“兰兰你别伤心,我会立即去你家查看情况的。”

    陈兰兰吓了一跳,立即表示道:“我家路途遥远。你如果下午去,恐怕会在时间上太仓促。如果明天一早去就最好了。再说了,你难道不能把明天要办的事情,提前到今天下午办吗?”

    郭浩东思忖一下,觉得陈兰兰分析得有道理,于是表示:“那好,我就听你的。”

    陈兰兰挂断电话后,并没有立即熄灯再睡,而是坐在床上沉思起来了。她心里最大的期望就是郭浩东跟她的情a敌一起探望自己父母时会生‘撞车’的现象。自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愿事情会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展。

    原来,她自从听到杨楠楠口称跟郭浩东的关系很好,这无疑就像给她的心口插上了一刀。她早就不满郭浩东继续隐瞒跟自己的关系,而继续与杨楠楠做假夫妻。所以,她希望杨楠楠会觉察到郭浩东跟自己的关系不一般而猜疑他,疏远他。

    郭浩东放下电话后,还没来得及出去,杨楠楠就在外面喊道:“浩东哥,你身体休息好了吗?我该去上班了。”

    郭浩东没有在房间里立即回答,而是把手机收好,并开门出去,面对已经在客厅里等候的杨楠楠点点头:“我们可以出了。”

    郭浩东这时跟杨楠楠并没有多余的话,而是紧绷着脸下楼开车。

    杨楠楠在上班途中跟郭浩东搭讪几句,但郭浩东只是“嗯”、“啊”、“哦”地应付着杨楠楠。

    杨楠楠一看郭浩东对自己并不热情,也就赌气不说话了。

    郭浩东把杨楠楠放到民政局门口后,就立即奔向了景丰公司——

    再说创帆公司老总去国外被杀的消息传到冀东后,顿时掀起一片波澜,各自猜忌声纷至沓来。驻扎在冀东的省纪委巡视组立即召开了全体会议,其中包括郭浩东的老同学刘云凯。

    李维平作为巡视小组的组长亲自支持了会议。

    他先分析了巡视小组在冀东医药管理局工作这几天的成绩和不足,接着话锋就转到创帆公司老总被暗杀的事情——“同志们,纪军是在我们在冀东反腐战役中的一个关键人物。他跟许多腐败案件有直接关系。可惜他在我们对他行动之前,就闻风出逃了。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不过,他刚到国外就被杀害,这说明冀东还有隐身更大的老虎。他们已经把纪军灭口了。我们的一些侦查线索也因为他的死而中断了。但是,我们决不能放松,要严查任何的蛛丝马迹。”

    这时候,有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工作人员插嘴道:“根据我们的摸底排查,纪军除了跟我们已经拿下的官员有权钱交易外,还跟目前的代局长郭泰和人事部长王晓冉有密切的接触。有人举报,他们三人曾一起吃过饭。所以,我们不排除纪军的被杀跟他们二人有关系。”

    李维平思忖一下,然后表示:“根据美洲负责勘察纪军被杀现场的警方描述,那个杀害纪军的嫌疑人的护照上的名字叫桂虎。根据公安局的初步调查,他的原籍就是冀东人,但早年在国外生活多年,但已经回国定居。可是,这一次他为什么会早一步去国外对外逃的纪军来一个守株待兔呢?这是一件很蹊跷的事情。”

    女工作人员也蹙眉道:“假如有人要杀他灭口,为什么不在国内动手,而冒更大风险改在国外呢?他又是怎么预料到纪军会逃往美洲呢?”

    李维平身为巡视组的第一领导,显然要思考得更多,经过再三斟酌,然后凝神道:“这可能是一个巧合,因为纪军既然想携款外逃,就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估计当他登上飞机后,才被要杀他灭口的主犯知晓,并密令正在美洲执行某种特殊任务的桂虎,对纪军采取了果断措施。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桂虎材料,他虽然当过私人保镖,并有过不良的行为,但还没有人命案子,也就是说,他算不是一名真正的职业杀手。”

    刘云凯这时插嘴道:“我们应该再仔细彻查这个叫桂虎的嫌疑人,也许能从他的身上引出某些大人物。”

    李维平点点头:“小刘讲得有道理。我们要请警方协助,一定要弄清楚桂虎当年为什么会回国,又为什么出去的,重点是调查他是否跟郭泰和王晓冉有何瓜葛。”

    当会议结束时,李维平对正要起身离开的刘云凯一招手:“小刘先等一下。”

    刘云凯会意地又坐了下来。

    李维平等巡视组其他工作人员都离开会场后,才压低声音问道:“小刘,你调查郭泰的儿子情况怎么样?”

    刘云凯沉吟了一下,然后讲道:“根据我这几天跟郭局长的儿子郭浩东的暗中调查和正面接触,并没有现他有任何不对。他的履历很好,并没有做任何生意上的事情,并且也是靠自己的业绩去国外深造,并取得博士学位。他的家庭虽然很华丽,但还没有达到奢华的程度。另外一点很重要,他的岳父就是医药管理局的局党高官杨崇启。既然娶到了杨书记的独生女儿,那他的家被置办那个程度,也无可厚非。并且,他和他的媳妇并没有什么个人账户,所以不存在不明财产问题。”

    李维平思索道:“郭浩东作为郭泰的独生儿子,而他的媳妇杨楠楠又是杨书记的独生爱女。他们的婚礼就极其简单,几乎就是隐婚。假如郭局市长和杨书记有什么经济问题的话,就应该在他们的儿女身上体现才对。所以,我们如果把杨郭二人列为嫌疑目标的话,就不能放松对他们儿女的关注。”

    刘云凯点点头:“既然冀东医药管理局领导班子存在如此多的腐败问题。那作为目前当权派杨郭二人很难独善其身的。不过···”

    李维平不由一愣:“小刘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有话就直说。”

    刘云凯终于鼓起勇气做出自己的判断:“根据我对自己老同学的了解,他是一个思想纯洁,作风正派的男人。而且他对当前的腐败现象是一直嫉恶如仇。所以,我断定,即便他的父亲和岳父有任何经济问题,他也不会知晓的。”

    李维平也沉思一会,才缓缓地点头:“我相信你的判断。不过,即便这样,你更不能放松对郭浩东的接触。”

    刘云凯露出诧异的眼神:“为什么?”

    李维平叹了口气:“由于我们没有及时控制住纪军,导致追查的几条重要线索中断。如果你能做通郭浩东的工作,也许他能帮助我们暗查他的父亲以及岳父的情况。”

    刘云凯感觉上司的提议有些不可思议,不由苦笑道:“如果让他去做我们的卧底去调查他的老子或者岳父,恐怕我的老同学还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不仅是他,就恐怕连我也做不到。”

    李维平表现出严肃的神情:“反腐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没有理由放松任何一条线索。”

    刘云凯一怔,随即点头:“我懂了。”

    再说郭浩东这时驾车已经到了景丰公司,并直接去总经理办公室面见邢总。

    邢总一看郭浩东又来了,不由惊诧道:“小郭,您不是说明天过来正式上班吗?现在又过来干什么?”

    郭浩东立即表示道:“邢总,我想今天下午就把工作提前接手过来。”

    邢总一愣,随即笑道:“你真是一位干事业的人,这样很好。”

    郭浩东的脸微微一红,有些难为情道:“不好意思,我明天还有点私事要办。所以···想趁今天提前接手工作。”

    邢总显然对郭浩东非常恭维,立即站起来道:“这没问题。我马上组织召开一个管理人员参加的内部会议。”

    在公司的小会议室里,几位景丰公司的主管高官应邀参加了会议。郭浩东对出席会议的高管都比较熟悉。其中包括制药厂的李厂长,郭浩东出国深造前就在厂里工作,对李厂长最熟悉。不过,在这几位高官里,居然还有一位美女。她就是财务处的肖芳主任,是一个四十不到的俏丽女人。另外几位依次是各个行政部门的主管。

    邢总直奔主题:“同志们,我遵照局党委委的决定,要陪同市领导去欧洲考察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咱们公司的工作就交给郭副总主持。请您们大家要配合好郭副总的工作,一切听从他的指挥。我现在说句最贴切一点的话——您们把郭副总就当中我吧。”

    他的话音一落,那几位高官就七嘴八舌表示支持。那位美女财务主任还用媚眼偷偷喵了郭浩东一眼。

    郭浩东脸色有些烧,赶紧站起来,对大家讲了几句谦虚的话。他客套的内容,无非就是指出自己经验不足,要向大家多学习之类的话。

    再说杨楠楠来到自己工作的科室后,再次面见那个善于见风使驼的陈科长。

    陈科长对她表现一副亲切的面孔:“楠楠你如果不感觉辛苦,那我打算派你跟随我们几位同事去趟林镇。”

    杨楠楠一愣:“为什么要去那里?”

    陈科长解释道:“我们根据那里的基层的官员的上报,有一些困难户需要我们帮扶。所以,我们必须撒下人员去那里摸底。”

    杨楠楠想起中午跟陈兰兰的通话,便试探问道:“我们能否改日去那里呢?”

    陈科长诧异地望着杨楠楠,也试探问道:“那···为什么呀?”

    杨楠楠低声回答:“我私下听朋友反映,在望奎乡有特困户,并且生活几乎不能自理。我现在一直揪着心,想建议您明天去望奎乡去查访一下。”

    陈科长眉头一皱:“可是,我们并没有收到那里的干部申报啊。”

    杨楠楠赶紧表示道:“我们既然身为国家救助苦难群体的机构,就应该积极主动了解下面群众的疾苦,而不能坐等下面干部的申报啊。假如下面村官或者乡官有官僚主义或者腐败的话,把适合国家救助的对象疏忽了,却把不适合救助的对象对上面虚报,这该怎么办?”

    陈科长的眼睛眨了眨,连忙表示道:“楠楠你有所不知,咱们的李局长特别重视我们对真正该需要帮助的困难群体的救助,所以要求我们在地方官员的申报基础上,再亲力亲为地排查,决不让那些想占国家便宜的人钻空子。”

    杨楠楠的黑眸子转了转,也阐述道:“可是,按照咱们局里常规做法,也容易疏忽了真正需要关怀的人呀。所以,我觉得根据个人反应的情况,多做查访那部分需要救助的对象比较好。有时候,群众的反映要比那些当官的申报更加真实。”

    陈科长的腮帮子上的肌肉顿时跳动了几下。不过,他立即妥协:“那好,我就按照你的意见办。”

    杨楠楠一听上司让步了,俏脸上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

    当天傍晚,她等郭浩东过来接自己时,很想把自己要去陈兰兰家的情况透露给老公。可是,陈兰兰的叮嘱又在耳边萦绕···

    她终于忍住没有说出口。

    郭浩东一边开车带杨楠楠回家,一边也想着明天去陈兰兰的老家的事情。他考虑着陈兰兰的话,心里有些沉重。

    他的心里不由犯起嘀咕——兰兰的预感真的那样准确吗?假如她的父母真的遭遇什么意外,那自己该怎么办??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玩法  E乐彩  北京赛车pk拾冠亚军玩法  北京赛车pk拾杀号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中奖规则  E乐彩  北京赛车pk10遗漏  鸿利彩票  E乐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