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北斗星小说网 > 超仙传 > 第1333章我的人来了

《超仙传》 第1333章我的人来了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扑通。”龙族战士咚的一声倒在地上,和先前的妖族一样晕死过去,完全没有清醒的可能,很快被龙族的人抬回去。

    “我赢了。”司马千千冲纪元宗的方向喊一声。

    “恭喜你千千。”公输玲珑大声回应一句,并且冲人竖双拇指。

    一下子挑战两个挑战者,而且还是全胜,此次的大比赛上还是第一次出现连胜的修士,最要紧的还是司马千千还拿到了个人赛第一。

    司马千千夺个人赛第一,第一把钥匙归纪元宗所有,等司马千千毫无条件的把钥匙递交给帝听风,帝听风又大方的交给白少帝保管时,所有人都嫉妒了。

    司马千千一战,忌惮的羡慕的嫉妒的全部瞪着帝听风,怎么好事全让他沾了,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谁让你们不去人界培养自己的势力。”帝听风得意冲众修一乐,仇恨值拉得足足的,其他势力人多有屁用,他们一个顶百个才是王炸。

    众修对帝听风的得意恨得牙痒痒,一个个面上不显,心里却想着最后大比一定要他好看。

    个人战结束接着就是双人战,夺魁的第一战由纪元宗出,而且第一站不能出战之前已经上个挑战台的。

    帝听风斜一眼报幕的那个老者,这明显就是坑他们纪元宗人少啊!纪元宗其他人是时候该召唤过来了。

    大比没有规定中途不可以换人或者新加入选手的,各界各势力也都是基本上一开始就准备好了人选。

    唯独像帝听风他们这样的还是独一份,八个人,包括了带头的,其中一个夫人还不便出手,堪堪六个人轮下来纪元宗是一点盛算都没有的。

    “宫皇流,蓝奕世,这一轮你们俩上。”帝听风把没有战斗过的两人派出去,至于李子恒,他战斗力为负,好好的辅助几个就够了。

    “是。”宫皇流和蓝奕世应声,两人从跟着帝听风开始,就没有把自己当成幽冥宗弟子过。

    第一轮和他们对上的恰好就是幽冥宗的弟子,在别人眼里是幽冥宗的自相残杀,在幽冥宗眼里却是被背叛了一样。

    “宫师弟,蓝师弟,好久不见呐!”幽冥宗的那个虎牙师兄嘻嘻冲两人笑一声。

    “两位师兄好。”蓝奕世礼貌的和二位招呼一声。

    “木家湾一别数十年,确实是好久不见了。”木渊露出一抹淡笑,其他的话不用多说透露了其身份。

    木渊作为幽冥宗的四宫殿弟子,如今的境界也是合体其修为,另一个虎牙师兄是宗主弟子,境界稍微好看一些。

    宫皇流和蓝奕世两人跟着帝听风在龙族秘境历练了十年,境界虽然不过才合体中期,却一样可以以大乘期修士论的。

    四人虚寒一阵,接受双双摆出了战斗阵型,宫皇流战虎牙师兄,蓝奕世战木渊,四人将挑战台一分为二,互相不干预。

    外人看来是幽冥宗赔了,实际上四人心里多少沾点师兄弟关系,不想闹得太难看。

    宫皇流和蓝奕世虽然跟了帝听风,两人至少是在幽冥宗长大的,多少带点亲情。

    四人的挑战赛斗得非常文明,宫皇流和虎牙师兄先比完,胜出的是宫皇流,两人就看着另外一队战斗不干预。

    蓝奕世最终还是输到了木渊手里,说到底这孩子心思单纯没啥心机,所以败了很正常。

    本来像这样的双人战一负一胜可以按平局计算,或者双方另外在派人出来重新比过一回。

    宫皇流直接站到了木渊面前祭出了法器,表示不需要平局更不需要换人,他们纪元宗此时没人谁都清楚。

    “宫师弟,你是要继续挑战我吗?”木渊一脸无害的问一句。

    宫皇流用眼神瞥一眼虎牙师兄,道:“他输了,我们的人也输一个,接下来该我们的比划了。”

    木渊一改先前的温和,阴郁笑道:“你觉得自己是我的对手?”

    “入魔了吗?”宫皇流喃喃自语一句,道:“正好,我还从未和魔道交过手呢!”

    宫皇流不让步亦不选平局和换人,木渊也不会强行逼他选择,两人重新一轮战斗。

    木渊的攻击力和先前战蓝奕世时完全不同,如果不是肯定是相同的气息,众修只会觉得那根本就是两个人。

    宫皇流意外的挑起眉,这种情况看起来好像是人格分裂,显然又不是这么回事。

    木渊他本身的样子应该就是这样的,只不过平时伪装成一副很温和无害的模样罢了。

    想明白这一点,宫皇流也懒得去纠结对方是不是人格分裂,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对方打倒,替纪元宗赢得一局继续的门票。

    木渊的攻击力也不弱,反而有一种越战越厉害的架势,宫皇流身上被击出许多到大大小小的血口。

    “宫皇流要输了。”司马千千突然出声说道。

    木渊的和他曾经的招术有点像,看起来有勇无谋,实际上却是在步步为营,莫提相同的境界,就是越阶他都立于不败之地。

    帝听风摇摇头不认同,笑道:“不见得。”

    宫皇流打小就跟着他的,如果说木渊懂得钻研营生,宫皇流的步步为营只会更上一层楼。

    帝听风的话刚落,宫皇流不知开启了什么机关,不在是一味的被压制着打,反而有种压制回去了的错觉。

    木渊的攻击力也开始处处受限,他的攻击不是被宫皇流无效化就是回击到他自己身上。

    两人都是那种喜欢折磨敌人为乐的性子,这般互相伤害的操作也是没谁了。

    宫皇流以自残的手段引起木渊的松懈,木渊则以强化攻击力来压迫对方让宫皇流心理产生胆怯。

    两人之间的战斗比开始的中规中矩好看多了,尽管是合体期境的大比,还是引起了各界大能者的关注。

    战斗拉长了近一个时辰,最终以木渊惨败差点被灭掉,宫皇流断一只臂为界点结束。

    “宫师兄。”蓝奕世赶紧给人断掉的手臂捡起来捧到宫皇流面前,满脸写着歉意。

    好像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宫皇流先开口道:“你不是他对手。”

    “手……”蓝奕世递过血淋淋的断臂,道:“公子肯定有办法给你接回去的。”

    “嗯。”宫皇流嗯一声,虽然他自己也有办法接臂,帝听风帮忙的话应该会稍微好些。

    两人第一轮战赢了,接下来的二十轮战斗中,纪元宗都是轮空的,第一个是因为人家本来就人少,而且出战就胜利,众修也不好太欺负人和自讨苦吃。

    “恭喜你们。”帝听风率先开口安慰两人一句。

    本来第一轮双人战帝听风是放弃的,纵然他清楚宫皇流和蓝奕世并不是看起来的那般若,谁知道幽冥宗出战的是四宫弟子和宗主弟子。

    如果对方但凡出现一个核心弟子,输家必定是纪元宗,因为宫皇流和蓝奕世的身份算起来还是按核心弟子论的。

    第一轮胜就胜在幽冥宗太过轻敌的关系,用眼睛猜都知道纪元宗双人战肯定是上宫皇流和蓝奕世,偏偏人家就是没把你当回事。

    幽冥宗以本宗的惯例觉得宫皇流和蓝奕世纵然跟着帝听风也没有多厉害,所以……他们才会输在轻敌上。

    幽冥宗的大长老脸都要气歪了,是他太不了解帝听风了?还是心里压根就没把人家的警告当回事。

    第一轮稳打稳算的计分题,硬是被他推到了帝听风手里,他不气帝听风,而是气自己的愚见。

    “哈哈,你们看老头气炸了。”帝听风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叫宫皇流和蓝奕世去看幽冥宗长老。

    “公子,你这个时候就不要继续拉仇恨了。”宫皇流无奈提醒一句,请求道:“可以请您帮我接一下手臂吗?”

    “让李长老帮你接。”帝听风把事推给李子恒,人前他不会喊师兄,毕竟纪元宗弟子对李子恒之前的形象不是很喜。

    宫皇流没开口,李子恒直接把人招到后面,道:“过来这边。”准备工作都做足了,显然是早就等他挑战赛结束的。

    宫皇流知道李子恒是个丹药长老,却不知道他还有替人接臂的本事,心里虽然怀疑,还是乖乖的走上前去。

    李子恒开始给宫皇流吃了两粒不知名丹药,接着就把他的断臂上面的血全部清除干净,和宫皇流的身体对接一下。

    宫皇流正觉得自己的手臂是不是需要切掉一点抹平时,臂间传来一股锥痛,比他断臂时还要痛。

    李子恒一手扶着宫皇流的断臂,另外一手掀开一个墨绿的丹药瓶,把里面的粉末撒到宫皇流手臂结合处。

    宫皇流除了一开始的锥痛之外,后面他的手臂逐渐恢复知觉,血液和骨头开始链接。

    宫皇流瞪直了眼睛,他本来还以为就算接臂也只不过是接一条假的手臂而已,没想到李子恒居然还有办法复原。

    李子恒压根不理会宫皇流从一开始的怀疑到后面的不敢相信的表情,专心给人接臂,然后把人打发掉。

    “跟真的的,太厉害了。”蓝奕世抱着宫皇流的手臂里里外外看仔细,居然连条疤痕都找不出来。

    如果没有人说宫皇流的手臂曾经断过,都不会有人怀疑他的手不是真的。

    “李长老的丹药术果然不同寻常。”公输玲珑看见了大把大把滚动的灵石,嘻嘻道:“这个办法不知道能不能实用到丹药上。”

    “借宝在人界呢!”白少帝暗指公输玲珑是不是要回人界去卖他的丹药。

    公输玲珑吓得一个激灵,赶紧道:“那就算了。”他可不想回人界去等死。

    等他求了长生,还怕没有机会回人界打理他的借宝嘛!到时候别说接骨的丹药,仙丹他都卖得起。

    看见公输玲珑闪闪发光的眼睛,李子恒只想离人远一点,他可不想有朝一日变成只会炼丹的工具。

    “双人战咱们后面可能还得轮三次,到时候咱们的就得全部上挑战台了。”李子恒给每个人发一粒丹药。

    虽然说战斗中不许用丹药恢复法力,谁让他们纪元宗人少特殊化,他们没人不恢复法力难道还送上门被人虐吗?

    “无碍。”帝听风笑笑,表现得胜券在握,根本没有把人数这个问题当回事。

    “公子,不管第几场,你都是排除在外的。”司马千千无语的提醒一声,道:“如果前面我们满盘皆输,你在后面就算是胜了也不顶用。”

    “别着急,总会有重见光明的那一天。”帝听风嘴角挂着淡笑,心里却在琢磨着白慕容他们怎么还没到。

    纪元宗的飞行兽大多,飞行法器也无数,没道理过了这么久还没有到场的。

    早在司马千千战斗的时候,帝听风就给纪元宗其余还有战斗力的弟子传递消息,让他们速速赶到神乐来。

    一场比赛最少都需要一天或者两三天不等的时间,这都打了几场了,纪元宗人马还没到位,在过五场就又轮到纪元宗的双人战了。

    “轰隆隆!”大比宫殿的一道外墙被人为轰炸掉,比赛选手们一个个互相瞪着眼,究竟是谁这么猖狂。

    各界大能者心里也都警惕起来,该不会是趁他们大比时,魔道进攻了吧!

    帝听风直接站起来往外走,道:“别担心没事的,不用那么紧张,应该是我的人到了。”

    众修:“……”什么玩意,有种你在说一次!

    每个修士心里都在嚎,一个个都认为帝听风是故意的,开始只带那么几个人博取了同情,现在又派人来拉仇恨。

    应该说真不愧是纪元宗的修士吗?一出场有必要这么惊天动地吗?直接撞墙进来。

    结界虽然没有损坏,碎了一面宫墙看起来也是挺失美观的好不好。

    “公子!我们来了。”纪元宗的弟子看见帝听风时,非常有气势的大喊一声。

    白慕容,萧灵霄,龙渊泽,风寂,上官寻,常景乐,因易,路风,寂司空,十古月,郝鲜,沙烁,千羽落,雪吟,扶夜,月纪梵希,解雨臣,圣星河。

    十八人排排站到前头气势汹汹的盯着跟着帝听风出来看情况的修士,更别说他们后面的弟子也是同样的气势。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拾直播  E乐彩  盛兴彩票  北京赛车pk10人工计划  北京赛车pk拾杀号  聚富彩票  北京赛车pk10网站制作  E乐彩  北京赛车pk拾论坛  北京赛车pk拾杀号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