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北斗星小说网 > 大明妖孽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帮手

《大明妖孽》 第四百二十六章 帮手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怀恩给我这个。”胡桂扬上前几步,掏出玉佩,轻轻放在屏风顶部。

    “你怀疑它不是神玉?”公主坐在床上没动。

    “打听一下萧杀熊,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公主沉默一会,“请收好玉佩,无论怎样,这都是一件宝物吧。”

    胡桂扬收回玉佩,笑道:“很少有人能在面对‘宝物’时如此镇定。”

    “我得到过提醒,不要触碰神玉、金丹一类的东西,罗氏、蜂娘的变化就是警示。”

    两名再普通不过的女子,就因为接触到神力,完全变成了另一种人。

    “唉,人人都应该得到这样的提醒。”

    “请胡校尉传罗氏进来。”

    “好。”胡桂扬出屋叫罗氏,没有跟着回屋,而是等在外面。

    胡桂扬坐在台阶上,向大饼招手,“过来,笨狗。”

    狗和人都过来,一个吐舌头,一个面带微笑。

    胡桂扬伸手抚摩狗头,然后抬头笑道:“不好意思,我叫的不是你。”

    蜂娘依然微笑,没有走开。

    “你认得这是什么吗?”胡桂扬用另一只手掏出玉佩。

    大饼比见到肉骨头还要兴奋,猛地纵身扑向玉佩,被胡桂扬一把按住,大饼苦求不得,只能张嘴在空中乱咬。

    蜂娘稍稍歪头,盯着玉佩看了一会,似乎对它没什么兴趣,突然长袖一甩。

    胡桂扬只见黄影一闪,手里的玉佩已经没了,不由得大怒,第一反应就是跟大饼一块扑上去抢玉。

    屁股刚一离地,胡桂扬又坐下,手掌仍然按住大饼,脸上露出笑容,自嘲道:“跟玉佩接触得久了,连眼前的美女都认不出来。”

    蜂娘的容貌、身姿都是第一等,过去两天里,胡桂扬却几乎没怎么注意到,每次进入东跨院,他都满怀戒心,生怕露出破绽,被人发现自己怀里藏着的玉佩。

    现在,他也只能欣赏一会,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转向蜂娘手里的东西。

    胡桂扬垂下目光,抱紧仍在跃跃欲试的大饼,轻声劝道:“你就是一条狗而已,也想成神?”

    大饼回头,张开大嘴,竟然要咬主人。

    胡桂扬急忙用双手紧紧掐住狗嘴,大饼挣扎不脱,似乎认识到错误,呜呜地求饶。

    蜂娘将玉佩扔在地上,蹲下来与胡桂扬抢狗,嘴里发出各种怪声。

    胡桂扬松手,将玉佩拣起,惊讶地说:“在你眼里,玉佩没有一条狗重要?”

    蜂娘轻轻抚摸狗身,大饼也安静下来,没再扑向主人。

    胡桂扬呆呆地看着这一幕,身后有人道:“她现在就是一个几岁的孩子。”

    胡桂扬转身看向罗氏,“你不应该带这么小的孩子出来冒险。”

    “胡校尉的同情心这么多,就不能分一点给别人?”

    “分给谁,你吗?”

    “嘿,我不需要。我要出趟门。”

    “随便。”

    罗氏拍拍蜂娘的肩膀,悄悄说了几句话,蜂娘指指大饼,罗氏摇头,蜂娘无奈地放开,跟随罗氏一块离开。

    大饼目送两人出院,转身向旧主吐舌献媚。

    胡桂扬抬腿欲踢,脚尖碰到大饼时收回力道,大饼也不躲,舌头吐得更加欢快。

    “说,谁才是你真正的主人?”

    大饼在胡桂扬腿上蹭了两下。

    “嗯,这才像话。刚才罗氏的话什么意思?谁需要同情?”

    大饼回答不了,胡桂扬向卧房看了一会,摇摇头,向大饼道:“这里没东西给你吃,去别处玩吧。”

    大饼还能嗅到玉佩的气味,围着主人了绕了两圈,恋恋不舍地跑开。

    胡桂扬将院门关闭,没有上闩,去别的屋里找水重新洗漱,然后回到卧房里。

    蜡烛已然熄灭,屋里一片漆黑,胡桂扬摸到榻边,慢慢合衣躺下,侧耳倾听,屏风后面的呼吸声柔和而清晰,似乎还没有睡着。

    胡桂扬摸摸怀里的玉佩,暗道:“最需要同情的人是我自己。”

    他本想打个盹,结果睁眼时外面已是天光大亮,他这一觉睡得深沉而香甜,只是右手好像从未离开过怀里的玉佩,一直紧紧握着。

    屏风撤开,床上没人。

    胡桂扬翻身而起,穿上鞋子正要往屋外跑,罗氏推门进来,“你要在这里吃早饭吗?”

    “呃……好。她呢?”

    “在隔壁洗漱用餐,你就在这里吃吧,我端过来。”

    “有劳。”

    罗氏送来清水和食物,食物不多,一碗米粥,几样小菜,入口味道极佳,胡桂扬边吃边问:“谁的手艺?连粥都这么有味道,怪不得你们不吃老马做的饭菜。”

    “吃就是了,别多问。”

    胡桂扬吃得快,拍拍肚子,“饱了,我可以走了?”

    “嗯。”罗氏看着胡桂扬吃完,没有收拾碗筷,也没有让开。

    “你想让我交出玉佩?”胡桂扬笑道。

    罗氏终于让开。

    胡桂扬去往前院,在二进院被闻不语拦下。

    “春宵一刻值千金,胡校尉睡得不错。”

    “肯定比你们睡得好。”

    赵宅空屋颇多,闻家人和东厂校尉却不肯住,都在新修成的厅堂里过夜。

    “有传言说胡校尉得到一枚特殊的玉佩。”

    “这个?”胡桂扬掏出玉佩,晃了一下,又收回怀中。

    闻不语神情骤变,发了会呆,生硬地说:“再让我看一眼。”

    胡桂扬摇头,“一眼就够了,你的任务不是寻找神玉,而是——”胡桂扬指向厅堂。

    闻不语像是要发怒,但是强行忍住。

    胡桂扬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没事,我想起大饼。”

    闻不语一愣,知道大饼是赵宅的那条狗,“望你好好收藏神玉。”

    “还没确认它究竟是什么呢。但你更愿意认我当教主了吧?”

    “当然,教主原谅,我今天有点口不择言。”闻不语躬身退下,态度的确比从前更加恭敬些。

    到了前院,胡桂扬照常练功、练拳,三趟下来,身上出了一层细汗,感觉非常不错。

    有人在大门口探头探脑,老强喝道:“什么人?不知道敲门吗?”

    “你家的门没上闩,还用敲吗?”

    “咦,又是你。”老强认得说话者是昨天刚走的皮包骨客人。

    萧杀熊回来了,还带着三名帮手。

    四人进院,萧杀熊叫道:“胡桂扬,比武啦!”

    胡桂扬从院子另一头走过来,笑道:“我说什么来着,帮手好找。呦,还都是熟人。赵师弟、江大侠、小谭,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江东侠、小谭各自嗯了一声,拱手还礼,赵阿七上前,急切地问:“真在你手中?”

    胡桂扬笑道:“这里地方狭小,咱们到后面说话。”

    二进院比较宽敞,只选一角也足够施展,闻不语等人都在厅堂里忙碌,几名东厂校尉站在外面观望,没有过来干涉的意思。

    胡桂扬再次拿出玉佩晃了一下,“萧杀熊向你们说清楚了?”

    江东侠开口道:“不是特别清楚,他说一名太监给胡校尉神玉……”

    “他说这是神玉?”

    “我的神玉。”萧杀熊纠正道。

    “纠缠这些没意思。”胡桂扬以手按腹,“你们是来夺玉的,谁和我比武?说明白了,一个人算一次机会,你们若想将三次机会今天都用光,就一个一个来,若是以多欺少,我可不认,看见没有?我也有帮手。”

    胡桂扬向东厂校尉挥挥手,那边不做任何回应。

    萧杀熊提醒道:“这里有不少闻家人。”

    其他三人互相看了看,小谭上前,“今天由我向胡校尉讨教。”

    胡桂扬有些意外,“好啊。就有一件事,你们商量好玉佩归谁了吗?”

    萧杀熊怒道:“神玉是我的,当然归我。”

    “还没确认这就是神玉呢。”

    “都叫神玉,这枚是我的,还有一枚是你们大家的。”萧杀熊自己想出一套说辞,以巩固所有权。

    胡桂扬慢慢挽起袖子,向小谭道:“请手下留情。你的功力比江大侠还要强吗?”

    江东侠道:“我不是来夺神玉的,只是作个见证。”

    “见证?我若事后不认账,你能怎样?”

    江东侠淡淡地说:“我不能怎样,自有江湖道义谴责胡校尉的不守信用。”

    “只是谴责,我放心多了。”胡桂扬松了口气,又看向赵阿七,笑道:“我猜到萧杀熊找到的帮手里会有你。”

    赵阿七脸色微红,当初是他逼迫萧杀熊出山,并且暗示神玉的线索必在胡桂扬这里。

    脸红只在瞬间,赵阿七道:“君子动口不动手,咱们都不是君子,还是动手吧,说得再多也没用处。”

    胡桂扬已将袖子挽好,向小谭道:“看来过去两三年里,你刻苦练功了。来吧,让我见识一下。”

    小谭慢步走近,突然飞起一脚,直踢胡桂扬的下巴。

    胡桂扬急忙闪避,小谭就像是座风车,手脚轮翻进攻,一招比一招更加猛烈。

    胡桂扬吃了一惊,小谭与大多数江湖异人一样,原是普通人,依靠神力强横一时,拳脚功夫极为拙劣,几年不见,他不仅又练成内功,还学会了精妙的招数,令对手防不胜防。

    胡桂扬挨了三拳两脚,眼见身后再无退路,一发狠,不退反进,硬接一拳,再不防守,全力进攻。

    这种打法果然有效,小谭在招数上仍占优势,拳脚不停落在胡桂扬身上,可是却不得不边打边躲,形势不占上风。

    江东侠叹了口气,开口道:“小谭,认输吧,你不是胡校尉的对手。”

    小谭还想再打,稍一犹豫的工夫,被胡桂扬夹住一条手臂,再没办法躲避,脸上连挨三拳,头一歪,晕了过去。

    胡桂扬松手,呲牙咧嘴地说:“不公平啊,我挨了这么多拳脚,才打三下,他就耍赖。”

    江东侠上前扶起小谭,“胡校尉功力高深,以简破繁,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胡桂扬揉揉脸上的青肿,“你是见证,我的确赢了吧?”

    “赢得光明正大。”江东侠转身向另两人道:“你们还要打吗?”

    赵阿七笑着摇头,自认更不是胡桂扬对手,萧杀熊失望地重叹一声,“没事,还有两次机会,咱们再去找帮手。”

    “慢走,不送。”胡桂扬看着四人离开,知道他们只是来试探,很快就会带来更强的帮手。

    伤势不重,可胡桂扬一整天都在疼痛中度过,傍晚时才好一些。

    东跨院里,罗氏正等他,一见面就说:“怀太监不承认给过你任何东西。”

    胡桂扬一点都不意外,“那这枚玉佩就完全属于我了,想要的人,只能从我这里抢走。”
友情链接:北京pk10玩法规则  pk10现场开奖  E乐彩  北京pk10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pk10开奖时间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