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北斗星小说网 > 道门法则 > 第一章 楼观旧物

《道门法则》 第一章 楼观旧物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嘉靖二十二年七月初六,赵然一行人等返回了华云山。看着孙碧云真人将武当飞行法器行云梯收起,赵然自是一脸艳羡。

    早已得知消息的华云馆众长老们,在夏侯大长老的带领下,齐至山门迎接。楼观占据松藩君山洞天,这不仅仅是楼观的胜利,同样也是华云馆的胜利。

    一下子走出去灵剑阁和问情谷两个宗门,华云馆的压力得到了很大减轻。虽说只是由十八个减少为十六个,但依然令夏侯大长老很是松了口气——这是一个良好的趋势,不是么?

    一番热忱的寒暄之后,江腾鹤带着赵然先回了灵剑阁,孙碧云真人师徒五位,则由众长老们陪同,在华云山中参观。

    这是孙真人路上就提出来的希望,华云馆十八流派,如火心洞、云岚岗、七巧林、离山宗等等,或繁或简,每一派的营造格局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如今既然入山,怎么能错过这个好机会呢?

    将明觉带回灵剑阁后,赵然寻了一处空置的院落让他住进去,刚要随老师去见几位师兄,却被明觉拉住。

    “赵道长,天龙院回复了,各堂通力合作,尤其是存放法宝佛经的菩提堂诸位僧值很是辛苦了些时日,翻遍了档籍旧册,发现了不少贵门遗失在我大夏的旧物,您要不要看看?”

    “哦?真是辛苦了!”

    赵然接过明觉递来的一张单子,见上面罗列了不少东西。

    头一件是本《楼观仙师传》,这本书不是什么法器,的的确确只是本书,但却是楼观派前辈、十二祖梁谌真人亲笔所著。这本书类似于当年赵然助飧和阁找回的杜光庭《神仙感遇传》,对别派或许无用,但对楼观的传承却有很重要的意义,也不知是怎么失落到了佛门手中。

    赵然点了点头,继续往下看。

    第二件同样令他眼前一亮,却是“灵飞六甲素奏丹鼎”。这件东西堪称法宝级的好物件,乃是楼观四祖,太清道人宋伦炼丹时所用之物,堪称顶级法宝。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这件法宝只能用于炼丹、炼药,不具备斗法的功能,但却也足以镇压山门了。

    赵然相当高兴,继续看第三件,却是一方石碑,名曰“大唐故宗圣观主银青光禄大夫天水尹尊师碑”。赵然刚激动了片刻,却见后面写了一行注解:原碑已失,此为楼观后世弟子拓印炼制。

    原来是个西贝货,也不知当不当得起法宝的品次?亦或仅仅是件法器?

    再往下又列了六件,赵然一时也看不懂,干脆让明觉稍候,自己捧着单子出去找老师。

    江腾鹤正在给三个弟子和一个徒孙讲故事,讲的是自己和赵然如何大发神威、挽狂澜于既倒,终于令楼观浴火重生的故事。这两年江炼师口才不知不觉大涨,讲出来的故事趣味性上升了好几个档次。

    正讲到跌宕起伏的精彩处,见赵然过来,于是干咳道:“嗯,总之就是这么个情形,尔等也好生准备,过上几日,便同往松藩,到君山洞天看一看。致然,你那边如何了?”

    赵然将单子递过去,道:“这是天龙院发来的楼观遗物清单,还请老师掌掌眼。”

    江腾鹤才看了第一眼,就立刻激动起来,于是挨个将这单子上的遗物解释一番,解释完后,向赵然道:“致然,答应他!这些可都是我楼观前辈祖师的遗物,有了这些遗物,我楼观的传承才算有了些脉络,我江腾鹤也算不愧对先师们了!”

    赵然连忙答应了,又捧着单子回去。别看江腾鹤欢喜赞叹,忙不迭的要他答应下来,但师徒两个看问题的角度不太一致。江腾鹤是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待这张单子的,分析的是单子上所列物件的“重大意义”,赵然则以“现实”的观点来考察这张单子,他更看重价值和威力。

    经江腾鹤刚才一番口沫横飞的解释,赵然算是看懂了。虽说单子上列明的都是楼观旧物,除了“灵飞六甲素奏丹鼎”是法宝之外,要么是普普通通的遗物,要么就是高阶一点的法器,能够用于斗法的法宝愣是没有一件。

    尤其是赵然一直惦记着的《无极图》和“清羽宝翅”,更是不在名单之上,故此,他是很不满意的。

    回来见到一脸期盼的明觉,赵然沉吟片刻,正要开口,就见明觉又递上来一张单子。

    “白银十万两,金沙五十斤,天山符纸三百刀,紫金楠木百方,牛皮千张,昆仑山雪莲八十朵……”

    赵然问:“这是何意?”

    明觉笑道:“此乃我天龙院赠送楼观重修山门的一点簿仪,这张单子,我天龙院是不会明示于外的。”

    赵然失笑道:“你们佛门也讲究这个?”

    明觉脸上微红,道:“人情来往,此为大修行,哪里都是一样。”

    赵然将单子推了回去,道:“此事容后再议,咱们先谈谈我楼观遗物。”

    明觉点头应是,睁大眼睛等待赵然的下文。

    赵然想了想,道:“这张单子上所列的物件,的确都是我楼观先辈祖师的遗物,不知贵国、天龙院开价几何?”

    明觉忙道:“这个都是我天龙院用心搜寻出来的,既是楼观旧物,便当物归原主,谈什么开价?”

    赵然摇头:“那却不行,所谓无功不受禄,收了这些东西,我心里过不去,将来怕有道心上的羁绊。”

    明觉怔了怔,道:“怎么是无功不受禄呢?道长细心保存玄慈大师虹体,并且奉还佛门,这不就是天大的功劳么?”

    赵然道:“奉还自然要奉还的,但你也亲眼看见了,我一时忙不开,过几天便要前往松藩兴建楼观宗门,什么时候能去兴庆,还真是说不好。故此,我的意思是,两件事不要混为一谈,咱们先说这些楼观旧物的赎回问题。无论天龙院开出什么价格,我楼观派都接了。”

    明觉顿感有些头晕,被赵然绕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回答。迟疑良久,方道:“若是道长没有时间去兴庆,也可将虹体交由小僧,小僧带回便可。道长将来有暇再赴兴庆时,我天龙院必热情相待。”

    赵然摇头:“送还大和尚虹体,这是通微显化大真人亲口交待给小道的任务,如今大真人刚刚飞升,小道便要毁诺,如何对得起大真人?我之修行最重然诺,若当真如此,于我道心也有大碍,如何使得?此事不需多说,大和尚的虹体,我是必定要亲自奉还的!”

    明觉糊涂了,问:“那却如何是好?”

    赵然笑道:“刚才不是说了么,一码归一码,咱们先谈这批楼观旧物的赎回问题。”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平台网址  鸿利彩票  北京赛车pk拾玩法攻略  E乐彩  pk10网站制作  北京赛车pk10助赢软件  北京赛车pk10人工计划  e乐彩  98彩票  北京赛车pk10开户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