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北斗星小说网 > 大明资本家 > 第两百一十六章 他是我的人

《大明资本家》 第两百一十六章 他是我的人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丛山知道崔文秀在可惜什么,却故意装傻,道:“可惜什么?”

    崔文秀道:“我看姓李的似乎跟钱公子关系不是一般的好,若要再强行占了天香楼,钱公子肯定不高兴。有鉴于此,天香楼只好忍痛割爱,不去招惹了。”

    丛山道:“知道那姓李的和钱公子的关系为什么看着不错吗?”

    崔文秀摇头道:“不知!”

    丛山道:“我听说,钱公子的腿曾受过伤,并且伤得十分严重,坏到差点要截肢。神医都束手无措,让姓李的歪打误撞给治好了。”

    崔文秀眼前一亮,道:“你是说,钱公子所以这样,是在作戏,演给别人看的?”

    丛山道:“当时钱公子心生绝望,都想自杀了!姓李的相当于对他有救命之恩,自己的恩人被人欺负,他能不做作样子吗?”

    崔文秀“哦”了一声,道:“这么说,他们的关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好!”

    丛山道:“结婚要看门当户对,交朋友也要看门当户对。是你,你愿意跟引车卖浆,贩夫走卒之流交朋友吗?传出去还不让人笑话,得丢多大的面子!”

    崔文秀边听边点头。是啊,换作是他,既使李飞白对他有救命之恩,自己也不会跟李飞白交朋友。毕竟,两人的身份地位在那放着,跟李飞白这种人称兄道弟,还不把面子丢到姥姥家?所以,正如丛山所言,钱子俊这次帮李飞白,只不过演戏给别人看,免得别人说他忘思负义。至于交朋友,绝无这种可能!

    他笑了笑,道:“这么说天香楼还是咱们的?”

    丛山道:“必需是咱们的啊!”

    崔文秀郁闷的心情一扫而光,见有人在庙中打锣高呼:“拍卖会即将开始,请参加拍卖的前往拍卖场!”他道:“走,我们也去拍卖会凑凑热闹,有合适的东西买上一两件,也算没有虚来济源一趟。”

    拍卖会在济渎大神殿的左侧偏殿举行!为了让不参加拍卖的人也开开眼,在殿外专门搭了个一人高的平台。

    参加拍卖的都在殿内,里边摆放数十张桌子,上边摆放瓜果点心,这是为有实力的贵宾准备的。桌子后边,尚有十数排高凳,这是为交一百两银子,却又没什么实力的参拍者准备的。为了不影响参拍者的视线,门与窗都已拆掉,可以保证,殿内坐的人都能看到殿外平台。

    崔文秀进殿之前,亮过交了一百两银子的票据之后,已有人给了他一个木头牌子,上边写着数字,壹壹玖。他把木头牌子翻来覆去看了两遍,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发木头牌子的差人解释道:“你若对拍品有意出价,举下牌子示意即可。”

    崔文秀“哦”了一声,明白牌子上数字的意思。只是对差人的态度极其不满,什么你啊你的,不献媚两句也就罢了,连敬语都不会用吗?好歹他也是四品官家的公子,正要开口教训两句。那个差人已去给后边的人发牌子了,立马又有个差人走到他的前边,点数人头之后,数出数张纸递了过来,道:“中午凭票吃饭!”

    崔文秀暗骂一声:“这都是什么人?见了老子竟敢如此无礼!”想把发饭票的人叫过来,让他们知道自己是谁,可后边的人还有许多,推攘之间,人已迈入殿内!

    他只好作罢!瞅准正中的那张桌子就要去,却被一个当差的拦住,问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崔文秀暗道一声:“总算有个识相的了!”他双手往后一背,趾高气昂道:“崔文秀!”

    想他崔文秀,这些当差的既使没有见过真人,也会听过他的大名。他以为,当差的听了他的名字,一定会卑躬屈膝对他大献殷勤,然后把他往正中间那张桌子上让。谁知那当差的只是往手中的花名册上瞧了瞧,冷冷的道:“对不起,没有你的名字!”

    崔文秀有种不好的预感,问道:“什么意思?”

    那个当差的道:“没有你的名字,就是说你不是贵宾,没有资格坐桌子,只能坐后边的高凳!”

    崔文秀勃然大怒!在怀庆府的地盘上,竟然有人敢给他如此难堪,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还是不把他爹放在眼里?简直是岂有此理!当即,他就要自报家门,然后厉声喝斥,这个当差的还想干不想。

    他还没喝斥呢,就感觉衣服被人扯了一下,回头去看,原来是丛山。丛山手往旁边指了指,崔文秀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瞧去。只见离他最近,也就是最末位的那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牌子,上边写着一个名字。

    那个人他认识,是个从三品官家的公子,跟他这个衙内有些不同的是,因为这人的爹比他爹的官大半级,又是省里的官,每次见他就要训斥两句,跟训孙子一样,他还得笑脸兜着,一句狠话也不敢说!如今,这个他见了就怕的衙门也只能陪个末座,他没资格去桌上坐实属正常。只得闷闷不乐的领着人,去后边高凳上就座。

    高凳上的人很快坐满。等再无人就坐,这时有资格在桌子上坐的人才陆续进来。最先进来的是从三品官家的公子,然后是正三品家的公子,最后是从二品家的公子。而且这些公子坐的也十分有规矩,自己爹有实权的,当仁不让坐在中间。没实权的,理所应当坐在两侧。

    李飞白进入殿中,带着唐心庵、唐子兰以及唐子然朝头一排正中的位置而去。

    崔文秀暗骂一声:“妈的,这小王八蛋都能坐到正中,我却连坐桌的资格也没有。”可当看到钱子俊也朝那张桌子走去,他便没了愤怒剩下的全是羡慕。原来李飞白之所以去那里坐,是因为钱子俊的缘故。要是他能跟钱子俊交好,岂不是也能去那张桌子上坐?嘿嘿,那还不把别人都羡慕死?

    想到要交好钱子俊,他又想到自己派去打听钱子俊喜好的随从,心中纳闷:“钱子俊都来了,我的人怎么没来?也不知偷听到点什么没有?”他四下张望,只见自己的那个随从正在殿外朝他挥手。他招招手让那随从进来,那随从却一脸为难的指了指身前拦着的当差的。

    他没好气的起身朝门口走去,正要喝斥衙役放人进来,可一想到现在拍卖即将开始,殿内鸦雀无声,殿外围着高台的数千民众也鸦雀无声,自己一高声说话,势必引来众人目光,只得低声道:“他是我的人,让他进来。”

    那衙役道:“上边有令!进场已经结束,任何人等不得随意进出。”他努了努嘴,又道:“再说,已无座位,你让他进去往哪里坐?”
友情链接:北京赛车pk10综合走势图  北京赛车pk拾冠亚军玩法  迅雷彩票  北京赛车pk10遗漏  趣彩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