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注册

北斗星小说网 > 穿梭在历史大事件中的将军 > 第三十七章 新太尉

《穿梭在历史大事件中的将军》 第三十七章 新太尉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苏烈和王匡两人从美酒、女人聊到官场。

    两个油腻的中年老男人,在辗转流空的酒壶中,达到灵魂的最高契合。

    “真是相逢恨晚!相逢恨晚啊!做人、做事苏兄弟真是没的说!”王匡夹一筷子雪龙须,小酌一杯酒感叹道。

    “哪里,哪里。王匡太守救济苍生,匡扶天下的为官之道,也是老弟我应该多学习的。”苏烈拿起酒壶,给王匡满上。

    “哈哈哈哈哈,兄弟太会说话了。匡扶天下不敢当,救济黎民百姓方面,我这个太守还是有些心得。”王匡举杯和苏烈对应。

    西域的葡萄佳酿,一壶7000钱,王匡一个人就喝了六壶,仍然面色不变,四平八稳,讲起话来条理清晰。

    “我这个宜阳太守,从黄巾之乱开始,就担任补给押运统筹官。运粮到前线的将领不计其数,其中,兄弟的运粮之术,在某看来可是当时一绝。竟然能有3成之多。”王匡开始舍弃酒杯,直接用瓷壶开始和苏烈喝酒,酒会也迎来高潮。

    “哪里,哪里,都是兄弟们帮衬。”苏烈摆手说道。

    本来到达宜阳的粮草已经不足2成,之后去黑市采购粮草,才硬将运来粮草提升至3成。

    “哎,可惜啊。兄弟有这样的大财,却恐升迁不易啊。”王匡喝掉四分之一壶葡萄酒叹息道。

    “王兄何出此言?”苏烈舀了一勺小鲤鱼豆腐吃下,不明所以问道。

    “哈哈哈,兄弟也说我擅长为官之道,那么今天兄弟我就献丑了,来给老弟你讲一番为官之道。

    从洛阳运送来粮草到宜阳,一般能够送到1成,就是精明能干了。平常运输过来的只有二十分之一而已。

    兄弟一口气比历史最高运粮记录,还要高出3倍之多,比平时运粮水平高出6倍。这标准被你拔太高,后面的朋友们都不好混啦。惹人嫉恨啊。”

    苏烈押了一口杯中葡萄酒,笑着说道:“老哥不用担心。我乃天降之人,不在这方世界久混迹。赚到功勋便是,无需在意那些鼠辈感受。”

    “哈哈哈哈,我倒是忘了兄弟【超时空将军】身份了。来,某当罚酒。”王匡举起瓷壶,将剩下葡萄酒一饮而尽。招手又让侍女端来一坛‘金酒’。

    汉代‘金酒’是指甘蔗酒,酒精度不高,口感甘甜顺滑,门阀公子小姐,巡游作乐最喜欢饮用此酒。

    王健给庞煖、王子明倒上金酒,给自己倒上满满一大杯,一口气已经而尽,然后又道上四分之三杯。

    王匡的脸色有些微红,他对苏烈说道:“兄弟从异域而来,可有钱财?”

    苏烈听了和王子明对视一眼、

    难道这个王匡太守要向那些YY小说中描述,要送钱财讨好?

    “来到这方世界匆忙,没有太多钱财。”苏烈答道。

    “兄弟可知道,现在洛阳官价几何?太尉张温已经告老还乡,费亭侯曹嵩花了1亿钱,买下太尉官职。所以,日后武官升迁的价格,一定会水涨船高。兄弟日后要升迁裨将或者牙门将军,没有四十万钱打底,根本想都不要想。”

    “这武将晋升本朝一向是【首级功勋】制度,注重实战功绩.......”

    王匡喝了一大杯金酒,摸了下边上倒酒侍女的屁股,笑着说道;“兄弟有带兵之才,就是为人太过淳朴啦。你说的都是老黄历了......武人最高官职,都卖出1亿钱天价。下面的武人想晋升不给钱,那曹嵩岂不是要亏得倾家荡产?

    曹嵩多年为官,就是在京畿重地的羽林军那些官职中兜兜转转,他可是从没有上过战场,也没有半点【首级功勋】。但是,人家善于因权导利,这些年曹家可谓富甲一方。如今照样担任三公之一。

    反而,和他同辈进入边军为官的将领,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汉子。而今安在哉?讨南匈奴、战乌丸、征西羌,哪场战争不是皑皑白骨?将军阵前死,士卒马下亡。那些人,早就命丧沙场了、”

    听着王匡的话语,三人竟一时无言反驳,只能默然和王家父子饮酒。

    “几位兄弟啊,别看老哥我一身铠甲,但是,我是文官出生,不通兵事,如今接了统筹后勤兵马草料的活儿,也是硬着头皮为汉家天子尽忠心啊。

    这兵法军略,我就不班门弄斧了,我就讲讲这官宦生涯的些许救济黎明经验。

    当初在建宁四年夏天。司隶地震,青、幽、徐、冀瘟疫流行,中原难民百万。那是我还是大仓令,参与青州灾民救济。青州的郡县太守们,暗中把州府下发的赈灾粮食换成了牲口吃的麸糠和草料。

    当时看到偌大的粮仓里面堆满牲口饲料,我感到惭愧之极。

    担任青州刺史的袁逢大人却倍感欣慰、

    我当时还太年轻,质问为什么?

    袁逢大人耐心教会我:太仓令有所不知啊。这一斤口粮啊可以换三斤麸糠。这就等于,原本能救活一个人的粮食,现在可以救活三个人了!”

    王子明插话说道;“可是,麸糠是给牲口吃的。”

    王匡喝掉杯中金酒,不屑说道:“哎呀,小兄弟。这灾民还算人吗?嗯?

    “什么?”一直沉默的庞煖抬头,眼睛瞪大,无尽意流露杀机。

    “哈哈哈,兄弟不要激动。我当初听到袁逢大人的教导,也是和你一样的表情。你知道不知道,行将饿死的人已经不是人了,那就是畜生,只要活着,还什么麸糠啊,那是好东西。草根、树皮、泥土都可以吃。

    你见过吃观音土活活涨死的人吗?你见过这千里平原所有树木的树皮都被啃光的情形吗?易子而食,听说过吧,那是史书上的四个字而已。我是亲眼见过的啊。这换孩子吃啊,就是锅里的一推肉啊。”

    王匡说道这里,侍女已经盛好五壶西域葡萄酒,一人桌案前放上一壶。王匡拿起一壶,咕咕饮下一半。

    “那次青州之行也让我遇到了这辈子的贵人——河内司马家”

    “司马家?”苏烈惊讶道。
友情链接:e乐彩娱乐平台  北京赛车pk拾开奖  环球彩票  北京pk10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pk拾冠军玩法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